Friday, January 20, 2006

華教漫談

由于新中的关系,最近接触了比较多的资料,无意中发现到一篇两年前2003的华教文章。
一看之下,天啊,我眼匡湿了! 一面读, 泪水一面流……
朋友,我觉得如果你身在马来西亚,深受华文教育, 或者你有想过让你的下一代受华文教育的话,那么你有必要一看。
不要嫌它长,慢慢看,用心去读,用心去感受与体会……


華教漫談
我國獨立以來,目前國內只剩下60間獨中。許多國家都欽佩馬來西亞華人辦教育的精神。尤其是董教總的領導下,帶領華社保護中華文化及從政府壓迫的困境中成長。至今,獨中的統考文憑深受世界的認可,也是馬來西亞華人的榮耀。由始至今,大家都知道,一直以來我國政府都不承認獨中的統考文憑,為甚麼會這樣?難道政府不注重華文教育嗎?或是要消滅華文教育?依我個人所見,雖然獨中文憑不受政府的承認,但獨中畢業出來的學生一樣有許多管道繼續升學或就業,一樣地也可以在馬來西亞生存。獨中學生有一個令人贊賞的地方就是“從逆境中求生存”。現在世貿已經開放了,尤其是許多亞洲國家紛紛在自己的國家增辦華文學校,這是為了要向中國市場看齊。有些國家比我國還落後,但他們迎頭趕上,學習華文,並進軍中國市場,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但是,我國首相馬哈迪領導人民“開倒車”,如甚麼宏願學校、英語數理化(2-4-3方案)等。

在馬來西亞辦教育,對華人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辦獨中,真是難如登天啊!族魂林連玉先生,相信大家對這位華教鬥士並不感到陌生。當年沒有他,今天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就不存在了。在1987年,政府派一些不懂、不會唸、不會寫華文的老師到全國各個華文小學擔任校長、副校長、主任等教職,董教總極力反對。於是政府便用內安法令(ISA)扣留董教總的兩位領袖沈慕羽先生和林晃昇先生,監禁60個月。在這漫長的60個月裡,從中政府迫使他們承認當時反對的錯誤,只要一承認錯誤,就釋放他們出來。我們做人要有尊嚴,做任何事情,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在敵人面前,我們不可向敵人低頭。當年沈慕羽先生76歲,林晃昇先生62歲,為了華文教育不向敵人壓迫下低頭,在監獄裡度過漫長的60個月。

為何馬來西亞各民族都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呢?何來稱“民主世俗國”?如今首相馬哈迪在2001年9月29日宣稱馬來西亞是回教國,真是嘲弄全世界的譏笑。由此可見,我國連一個基本的定義都沒有,又何成為先進國家呢?邁向廿一世紀的科技時代,我國又做了多少?尤如當年的“只有走廊,沒有多媒體”的多媒體超級走廊嗎?馬來西亞的獨立,各民族都有貢獻的。但是,誰出賣了馬來西亞華人社會,這你不可不知道的。在1957年獨立之前,我國三大民族(即馬來人、華人及印度人)爭取獨立。英國政府要求三大民族各派代表呈上各民族的備忘錄(各民族的心聲)到英國倫敦與政府談判獨立條件。當時華社代表開大會,大會的議決,華社的總要求是“各民族平等地位”,同時華文應為國家主要語文之一。於是,馬華公會署理主席陳東海(即馬華第二號人物),代表馬來西亞華人到英國倫敦呈上備忘錄與英國政府談判。在談判的前一天,陳東海竟然把備忘錄丢棄了,華人代表以無條件的方式與英國政府談判。至今華人沒有地位,就是被那華社代表出賣民族利益。華社的敗類 — 陳東海,遺臭萬年。

現在,連我國教育方面如大學蒙受固打制。如果考到10個A的學生都進不了本地大學的話,這就是民族不公平的待遇。土著與非土著,其實就是一等公民、三等公民等,遭到不公平的待遇,我們誓要爭取。希望有一天,我國也承認獨中對國家的貢獻,同時也要認同。現在世界各國都承認獨中的表現、成績、學術資格等,只有馬來西亞不受承認。在2002年,香港理工大學(世界排名十大的英文大學),要求董教總推薦十名獨中畢業學生,前往該校就讀,學費全免(學費每年馬幣4萬元)。試問為甚麼那麼注重獨中學生?表現、成績、學術資格都很好。像這樣的學校,世界認可,為甚麼只有馬來西亞不承認?對華文教育有偏見?只要華社領袖站出來爭取,我們才有機會爭取公平的地位。

華教辛酸史
50多年前,英國政府設法要消滅華文學校。這50多年來,我國政府都有許許多多、各種各樣、大大小小、歪歪曲曲的政策來消滅華文學校,包括現在情況越來越嚴重。至於新聞封鎖、閱讀各黨所控制的報紙,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今年的華小用英語教數理 (2-4-3方案)政策。最終目標只剩下一科華文,馬來小學準備只開一科華文給華人讀,到時華小就不存在。華小不存在的話,獨中也不存在了。如果有一天,獨中不存在了,到國中上課的話,卻只有華文一科。他們的任務不是傳“根”文化,中華文化沒有了,華人肯定抬不起頭來。我國獨中學生到鄰國新加坡與當地的學生一起唸書,當地的學生驕傲在於富裕,物質上的享受,但是基層知識他們落後。他們羨慕獨中學生刻苦耐勞,在越困難的環境中表現越好,知難而“進”。至今,全世界都有獨中畢業的學生在唸書,如冰天雪地的俄羅斯、英國、法國、澳洲等國家,各大學府走向獨中學生來。尤其是法國,每年提供45名獎學金給獨中畢業生到當地就讀工程系(Engineering),5年學費全免。不管到哪兒去唸書,獨中學生一樣應付自如,成人成才歸國。如今,華文字體在馬來西亞到處可見,我們不覺得可貴;萬一有一天在馬來西亞再也看不到華文字體的時候,才覺悟到要保護及挽救,這未免太遲了吧?所謂船到江心補漏遲。

在1982 年,政府將華小教材更改為3M(即讀、寫、算),其目的何在?在發現之前,董教總調查各個小學,發現馬來小學就讀六年級的學生竟然讀、寫、算都還不會。唉……教育失敗!所以要重新編改課程,讓課程簡單化、容易。這倒是沒錯,可是教育部官員有機可乘,就趁著重新編改課程將華小變質。尤如黃鼠狼向鷄拜年,規定華小的課本不可以自己編寫,應由馬來小學的馬來課本經過翻譯變成華小課本。如果這樣翻譯的話,我們中華文化的“根”就沒有了,到時候也唸不到有關中華文化的文章了。更夸張的是,規定華小只可唱36首歌,一首都不可增加。其中18首是馬來歌,另外18首是從馬來歌翻譯成華文的歌,中華文化的因素也沒有了。試問會唱歌的你,這些歌你要怎麼唱?舉一個例子。馬來兒歌有一首叫“Burung Ka Ka”,如果翻譯成華文就變成 “小鳥Ka Ka”了。這你唱得出來嗎?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我們都知道,我國政府做事情向來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不聽取民眾的意見,自以為是,想要怎樣就怎樣。

族魂林連玉先生在82歲那年,在他去世的前一個月,就發生了一件事。各大馬來報章刊登東姑阿都拉曼的歪曲“華教奮鬥的歷史”,當時林連玉先生是代表華人跟東姑阿都拉曼談判的重要人物(1956年曾在馬六甲談判),他就寫了一篇文章反駁東姑阿都拉曼對華教的歪曲歷史,並翻譯成馬來文,主要刊登在各大馬來報章上,結果馬來報館不刊登,甚至向報館購買版位也不刊登。雖然東姑阿都拉曼歪曲了整個華社,但林連玉先生並不妥協,繼續寫文章。

《風雨十八年》一書是林連玉先生親手寫的文章,本書有上、下兩集,曾經被列為禁書。在他被政府吊銷公民權之前完成的。既然政府不允許林連玉先生做馬來西亞公民之外,同時也收回他的教師准証,連文章也不准出現在報章上,包括全國教師總會會所出版的《教師雜誌》也遭封殺。但是,林連玉先生沒有逃避,不投降,繼續寫文章。過後就將其手稿交給他的好朋友 — 黃潤岳先生(當年馬六甲培風中學校長),並告訴他說:“在我去世的時候,將這些手稿編成一本書出版。如果馬來西亞不讓本書出版,就在國外出版並進口到馬來西亞,讓馬來西亞人民知道,把這歷史見証告訴大家。”過後黃潤岳先生就移民到加拿大去。林連玉先生這樣的精神令我們欽佩不已,也值得我們去學習。

政府如何對待華教
何謂政府?所謂政府就是為全民服務及公平合理對待人民的公務員。以整體的角度來看,試問我國公務員做到多少?貪官污吏,滿腦子只有貪婪的想法。當然多個國家都有貪污的行為,但我國不一樣,貪污事件反而越來越嚴重。如果世界有貪污比賽的話,我想我國也不落人後,同時也証明馬來西亞“能”的一面。人民就是國家的老板,只要人民對公務員的行為表現有所不滿的話,可以立即叫他“滾蛋”。哪知,我國剛好是相反的,好像皇帝統治奴隶一樣,你認為這樣是民主國家嗎?

獨中在馬來西亞貢獻良多,辦獨中教育雖然政府不幫忙,那還沒關係,又給了許許多多的障碍。要發展獨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然政府也有撥款(大選要到的時候)。各位同胞們,不要以為政府撥款4、5萬元就很了不起,華人社會為華小及獨中籌款每年至少2億元才足夠,華社捨己投身在華教,單單只是獨中就畏好幾千萬元了。華教需要靠華社支持才能維持下去。有一次是發生在彭亨州關丹的鍾青華小,該校董事長陳玉康先生發動籌款建校,費用高達3百萬元。政府當時撥款5萬元,當年的副教育部長馮鎮安博士。當建築完成並舉行開幕典禮,馮博士被邀請出席。就在建築物前拍全體照留念時,馮博士就站到中問去,那時陳玉康先生不客氣的向馮博士說:“馮博士,你們政府撥款5萬元,而且你又站到中間來拍照,似乎不太對吧?你應該站到學校旁邊的那隻柱子拍才對啊!”區區5萬元只能建到一隻柱子而己,而且又要站到中間來拍照,真是鬧了一個大笑話。

1975年12月1日,教育部長馬哈迪醫生吁請董教總的負責人到他的辦公室去開會。在會議當中,警告董教總不准辦獨中統考,否則采取行動扣留坐牢。想一想,辦考試也有犯罪嗎?如果辦考試都要坐牢,那真是太好笑了,這是一個要消滅華教的危機。過後董事領袖在中華大會堂(雪華堂)召集全國各州代表開會。會後大家一致決定,考試沒有犯法,考試如期進行。結果大家堅決考試,因為有一批華教人士準備坐牢了。華社的團結,不怕犠牲,避免犠牲,用群眾的力量來抗衡政府的施壓,後來考試順利進行,而政府也沒有阻止。樹正何愁日影斜,只要本身正直,什麼都不怕。

今天的獨中統考已經在全世界發光了。因為獨中統考做出成績來,辦獨中不是不件容易的事情,當年董教總辦全國獨中“復興運動”,從中籌款、招生運動都很成功。導致我國政府“眼紅”,當然“眼紅”就要想對付人民了。

1968 年,教育部長K.Johari這個人渣,提出凡是沒通過政府考試的學生不允許出國唸書(這是甚麼道理嘛??)。因為當時許多獨中畢業生都到鄰國新加坡南洋大學或台灣各大專院校升學。既然是這樣,那董教總就發動申辦獨立大學,同時也深受到華社的贊好。如果自己不辦大學的話,學生怎會有出路呢?很不幸地, 1969年513事件發生了。從1970、1971、1972、1973這4年裡國家是最不民主的時候,那時國會停止操作,並成立“國家安全理事會”,由軍人來管制國家,很多不合理的法令紛紛出爐,如大學固打制,土著非土著,國家文化政策,印刷法令,警察法令等等,全面鎮壓民主力量。政府為了阻止董教總創辦獨立大學,通過修改憲法來阻止,并提出凡是要辦大學需要經過元首的批准。在不久,董教總就拿到一份關於馬華公會設立一間高等學以抗衡獨立大學計劃一書,其內容是創辦拉曼學院的計劃以破壞獨立大學(*這是馬華的內幕資料,是有根據証明的)。原來政府不讓董教總辦大學,辦獨中又那麼困難,董教總和華社并肩作戰能夠維持到現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身為華社的一份子,都熱愛華教。歷年來,很多家長為了教育,把孩子送往國外唸書,即使賣掉田地、產業、車子等,都要讓孩子繼續受教育,很多例子家長都是這麼走來的。1987年,當政府派了一些完全不懂華文的教識員到華小擔任校長、副校長及老師,就在當年10 月10日當天,董教總在天后宫召開全國抗議大會(約3千多人),並通過議決案,要求政府在開學前把這些不懂華文的教職員調走,要不然就發動全國性大罷課,如果全國性大罷課進行三天還不收回的話,就號召全國華商店關閉不做生意。那時,巫統青年團也在獨立廣場(Medeka Stadium)召開將近5萬人的大會,並抗議華社抗議大會的抗議,同時拉起巨大的布條,布條上寫著“用華人的鮮血來洗馬來人的劍(譯)”,並故意挑起種族的情緒。華社就用相機拍下並向警局報案投訴,結果警察發動捉人。(不是捉巫青團他們,而是我們華社)內安法令(ISA)是不需要有理由的,只要內政部長 (當年是馬哈迪醫生)簽一封信並認為對方言行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加上不能上法庭控告,也不可挑戰政府。所以那時有百多人被捉,其中兩位就是沈慕羽先生和林晃昇先生。

獨中名扬国际
如今,獨中辦學已經稳固了,但這並不代表是永久的,華小不存在,獨中也隨著不存在了。華小是根,獨中是樹幹,樹幹沒有根就會枯萎。我們要看得遠,畢竟華文教育馬來西亞已經有180多年的歷史了,一代傳一代。華小師資不足,國小師資反而過盛,這沒有良心的副教育部長韓春錦說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話:“華人不愛當老師,因為當老師沒有前途。”(這句話是真的嗎?)董教總是有做出調查的,每年申請進入華小當老師的華人都超過被錄取的人數,申請者都符合教育部的SPM 考試合格的學生,又怎會師資不足呢?原來有許多官員設法人為障碍,導致無法進入華小執教,目前100位華小老師當中就有25位是臨教的老師。缺乏最多華小老師的州屬是柔佛州,缺乏約2000位華小老師。在馬來西亞獨立之前,華小有1380 多所,學生約有20萬人。到了2003年,學生人數增至66萬人,但華小卻減少至1280多所,減少將近100所。反之國小過盛,有些國小還空著,沒人使用。
在2000年11月20日,李孝友(1960-61年為副教育部長,也是當年馬華第二號人物)在中華大會堂(雪華堂)公開向全體華社道歉。內容提及他被巫統誤導,來誤導華社,並且要承擔這個責任。他很痛恨曾經欺騙他的人,包括英國人和馬來人利用華人來提高他們的民族地位,而華人卻從來沒有獲得平等的對待。在2000年,政府推行宏願學校計劃,誓要把華小吞噬。所以他站出來呼吁華社,不要再上當。可見李孝友先生良心發現。

馬來西亞華人是世界華人學習的榜樣 — 辦教育。全世界華人都贊揚馬來西亞華人辦教育的毅力與成績。但我國首相卻說:“馬來西亞已經准許你們(指董教總)辦華文教育,有哪一個國家允許辦華文教育的?現在你們連一聲感謝都沒有,你們太過份,不懂得感恩!”董教總便回答說:“不是你允不允許華社辦華文教育的問題,而是華文教育本是在馬來西亞應該有的教育,政府強制關閉華小,我們堅持要辦,試問政府到現在為華社增建了幾間華小?政府的政策如果是對華社公平的話,公告天下,取消最終目標。”我們要相信,任何不符合全民利益的政府,都會倒台的。如印尼的蘇哈杜、菲律賓的馬可斯、台灣的國民黨等。

火燒雪華堂
1999年大選之前,董教總與全國各華團召開一項會議,其內容是華文教育在我國的要求。一共提出了18項要求,其中3項要求是:第一、廢除土著與非土著的分別,我們各民族都是馬來西亞公民,應實施人人平等,不分土著非土著,一視同仁;第二、廢除大學固打制,根據人力來分配進入大學,不可實施固打制,如馬來多少、華人多少、印度人多少來進行分配;第三、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精神,因有些選區10 萬個居民,才選一個議員,則有些選區3萬個居民就選一個議員,分配不均,這是不公平的。自從18項要求提出之後,深受很多政黨和華團的認同,如馬華、民政、各個反對黨及將近2000個華團蓋章簽名表示認可,支持董教總的看法,唯有巫統不蓋章。經過大選之後,我國極端的首相馬哈迪就設法對付董教總。在 2000、2001、2002這3年的時間來對付董教總,把董教總擬成極端組織、破壞份子、不愛國等,罪名一一陸續來。並用馬來報章、英文報章及電視台等宣傳方式來將董教總抹黑。尤其是在2001年,巫青團的人馬到中華大會堂(雪華堂)促華社及董教總收回那18項要求,如果不收回的話,就馬上放火燒中華大會堂。這是華社意料不到的夸張事件「火燒雪華堂」。雖然董教總一直都被政府打壓,但董教總並不妥協,因為董教總是做對的。如果不對的話,可以控告董教總,為何政府又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呢?

在2001 年,政府提倡宏願學校計劃,遭受全國人民大反對。於是砂朥越州某某媒體舉辦一場講座會,叙述有關馬來西亞教育的問題。並邀請董教總派代表到那裡去演講。在去之前的一天晚上接獲一通電話,警告董教總不可派人來演講,否則讓你離不開砂朥越州,並且碎屍萬段。還有董教總代表並不妥協,便回答說:“請告訴你的幕後老板,本人明天準時到。”之後便致電到主辦單位,告知詳情並派人來機場接待,同時召開記者招待會,發表有關恐嚇的事件。到了砂朥越州,董教總代表深受當地人民的歡迎。到了晚上,原本是在某會館舉行講座會的,怎知那會館遭受到政府的壓迫,臨時取消租借場地。所以只好改在某餐館舉行,同時承包整間餐館。但又遭受到政治人員到來騷擾,並指定董教總代表不可演講,主辦當局只好把董教總代表置換成遠道而來的貴賓上台致詞。一致詞就講了1個多小時。由這件事情的發生來看,在群眾的焦點中,敵人是不敢侵害的。

我國首相馬哈迪是一位非常極端的國家領袖。有一次,董教總代表一行20人,與首相談判時候,首相曾說過一句話:“Ini tanam melayu.”此意也就是說:除了馬來民族,其他民族都是外來的居民。他還說:“馬來民族已經站起來了,雖然當年被人欺負,現在不同了,馬來民族有足夠的能力單獨管理這個國家,但馬來人寬宏大量,讓其他民族共同分享政權,你們董教總還想要求些甚麼?放眼前全世界有哪個國家政府允許辦華小或獨中?至於尊重一人一票原則,選區劃分,那你們錯了,馬來民族要這個國家絕對控權(Absolutely Control)。”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每年大選來臨之前都會將選區重新劃分,這樣一來才能掌控大局,絕對霸權。唉……目前面對這樣的國家領袖,人民要怎麼對他抱負很大的期望呢?只希望未來的青年人有勇氣的站出來並參與政治領域裡。政府的橫行霸道,目中無人的態度使人民失去信心,青年人勇敢的站出來與人民團結一致,抗衡政府的霸權,讓我們的國家更民主。然而這條路走來並不容易,但是我們必須努力。希望有一天,我們也能展現出馬來西亞“能”的一面。

拉曼大學
家喻戶曉「拉曼大學」的由來是怎樣的?哦,是前馬華總會長林良實(臭魚頭)多年的心願所創辦的,並享有美譽「拉曼之父」。我呸!這只是表面功夫而已。那幕後的事情,你又知多少?讓我告訴你。

前面有提過,在1968年,董教總要創辦獨立大學,政府不批准,所以只好先注冊一間叫做「獨立大學有限公司」,並在1969年大選之前批准注冊(每當大選來臨之際都會先“派糖果”,這是我國政府向來的一貫作風)。當513事件發生過後,董教總又重新申辦獨立大學。到了1982年,一群的華社在加影 (Kajang)這個地方附近捐了一塊約11英畝大的地方讓董教總充當獨立大學的校址(就是現今的新紀元學院和董教總辦公大樓)。那時政府又設法要征用地方,於是董教總發動華團簽名運動,以群眾的力量來抗衡政府的施壓。並在1989年,呼吁全國籌款運動,直到1994年新的辦公大樓落成。當年,國內有許多商業化的學院陸續創辦起來,因些董教總也嚐試申辦學院,政府又不批准,董教總又只好展開群眾的力量來抗衡政府的施壓,結果在1997年批准董教總辦學院了,就是現今的 — 新紀元學院。批准之後,政府又在1998年要求董教總重新注冊新紀元學院,並以強固的理由來進行施壓。直到現在(2003年)仍然還沒有批准。政府採用政治手段不批准,施壓你,你又奈我何?在1998和1999年,董教總同時也準備創辦「新紀元大學」,並實現當年獨立大學的理想。在香港豐隆集團總裁郭令燦先生捐了一丟100英畝大的地方,即在雪邦(Sepang)附近(靠近KLIA),準備興建新紀元大學,藍圖也規劃好了,首期要先興建行政樓、教學樓及圖書館,建築費是1000萬由豐隆集團全面支出,並在2001年8月,舉辦推介禮,同時也邀請馮鎮安博士來主持推介禮。結果在當天的推介禮要開始的時候,突然馮博士的秘書打電話來說部長今天沒空,不能到來出席推介禮。咦,奇怪?!既然部長沒有空來,那也應該派代表過來嘛。要求派代表,又說大家都沒空。後來調查出,原來當天首相署致電給豐隆集團的總裁郭令燦先生,就說:“I advise you to cancel the project.”(政治施壓)。兩個星期過後,林良實(臭魚頭)便宣佈拉曼大學的計劃,為了要辦拉曼大學而壓迫新紀元大學(之前1968年獨立大學被拉曼學院壓迫)。辦教育、辦學校是件好事,試問為何馬華(包括政府)一直以來設法阻止董教總辦教育呢?企圖何在?你想想看,我國首相馬哈迪及馬華部份領袖是不是很極端?

我在這裡呼吁大家,我們不要學習政府的處事態度,驕傲自大、惡貫滿盈、一意孤行,不聽取人民的意見(如英語數理化等),滿腦子只是希望這個國家只有一種源流的學校 — 國民學校。政府實施國民學校目的是要把所有學校同化消滅的理論。人民是團結的,不團結的只是那些政治人物為了個人的利益、或黨的利益來分化人民。巫統代表馬來人、馬華代表華人,而首相是全民的領袖,為何歧視其他民族(不包括馬來人)?全民的領袖是不應該只是站在馬來民族的角度上,應該要一視同仁,人人平等。你說對嗎?

董教總這個機构在華社眼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如果有一天董教總被人打垮的話,獨中與華小就不存在了。這是因為沒有任何機构肯站出來為華教說話了。新紀元的創辦深受各界的華社歡心鼓舞,大家很高興。但卻有少數人搞破壞,具破壞甚大,新紀元學院在1998年開課的時候,學生人數只有百多個而已,到現在卻達1千 4百多個學生,但仍然遭受政府的壓迫對付。新紀元學院辦學那麼成功,也歷經了不少苦功,讓政府“眼紅”,並派人搞破壞(施壓)。為甚麼董教總承受到政府多年的壓迫呢?因馬華辦拉曼大學壓迫新紀元大學。其實辦教育、辦學校是件好事,辦拉曼大學也是好事,多申辦幾間大學更是好事,讓學生有更多的升學管道去發展,成人成才,為何政府誓要對付董教總(辦學校)呢?

在馬華五十多年來“尋求”過程中,華教的情形是怎麼樣的?關於獨中,政府不支持也罷了,但華小是政府管制的,為何不支助?反而還要讓華社到處奔波籌款,看看第七大馬計劃的例子。試問副教育部長韓春錦,這些數目的分配合理嗎?










第七大馬計劃 (1996-2000年)
學 校 學生人數 學校間數 政府撥出款項
國 小 2,128,227 5407 10億2千717萬
(75.30%) (74.92%) (96.54%)
華 小 595,451 1284 2千597萬
(21.07%) (17.79%) (2.44%)
淡 小 102,679 526 1千090萬
(3.63%) (7.29%) (1.02%)


哦?!我剛剛上任,很多東西我都不懂,有待研究一下……過了幾個月,他給的答覆是:“因為大部份華小不是政府的土地,所以沒有全津貼。”可是學校是政府的,華社只是獻地給政府辦教育用途,為甚麼政府只是針對地方而不是教育?種族歧視?

白沙罗华小
1957年獨立之前,政府要把所有的華文中學都關閉,在西馬(不包括沙砂兩州)有將近 100所的華文中學,減至剩下今天的37所而已。同時當年的華小,原本有1380多所的,到現在卻只剩下1280多所。第一間偷偷改制的華文中學,並出賣民族利益的民族罪人,帶頭的領袖就在檳城的鍾靈中學,政府收買董事部並召開會議贊成通過改制,當年有很多個學生極力反對,就刺破手指頭流血,並在大布條寫上“愛吾華文,愛吾鍾靈”的字眼。而第一間堅持反對改制的是新山寬柔中學。

電視新聞、各大報紙遭被封鎖久違的白小事件,是否大家還記得嗎?根據社區教育的需求來增建華小是政府對人民的職責,可憐的白小為何遭到關閉呢?副教育部長韓春錦在籌款振中分校建校基金晚宴上表示馬華多年來鼎力推動我國的華教發展,包括協助增建華小,搬迁華小(吧生興華小學及白沙羅小學),建設拉曼學院及拉曼大學等的言論。表面上看來功績可真不少,幕後事件你又知道多少?還有教育部長慕沙發表“一間沒有學生報讀的學校,怎麼還讓它繼續開辦?”的言論和政府在 2001年關閉白小原校的理由是自相矛盾的,如果是根據教育部長慕沙所發表的言論行事,政府應該馬上重開白小原校。眾人都知道白小原校是在學生爆滿的情況之下,申請分校不果才被逼迁校和面對被關閉的命運。在八打靈社區裡,華裔人口是非常稠密的,白小原校被關閉,同時也暴露出政府一直以來對華文教育所採取不公平的政策。更離譜的是,在2001年新學年開始的時候,白沙羅華小根本還沒有分配到任何一塊新校地,就馬上被逼迁至和培才二校共校,之後就迅速地關閉白小原校。在全國華社的壓力之下,尷尬的政府才馬上尋獲新校地,便快馬加鞭地在8個月內建竣好麗陽鎮的新校舍。

八打靈區約有75萬華裔人口,卻只有4間華小。政府在八打靈地區新建153所學校,可是沒有一間是華小。在1995年,由於八打靈區華小嚴重不足,導致白小學生爆滿,而白小董事部申請分校但卻沒有下文。國陣為了面對1999年大選,由馬華雪州行政議員鄧詩漢說服(收買)董事部將申請分校改為迁校。但是,董事部卻沒有召開贊助人大會,就擅自聽從馬華當地人士建議申請迁校。教育部表示白小原校環境不安全,面對空氣污染、噪音干擾、交通阻塞等問題。政府並沒派人來調查學校環境就批准。之後有人促請環境部人員來調查該校環境,但環境部認可環境評估報告証明白小原校的噪音、空氣等條件都符合安全的標準。那為甚麼政府還要堅持迁校?自 2000年開始,白沙羅村民積極的會見馬華和民政多位議員的協助,包括該區的國會議員周美芬、林永強、林傳盛及葉炳漢等人,要求了解迁校詳情并協助保留原校,但卻無功而返。一再拒絕與村民商談。

白小佔地很小,不到2英畝。白沙羅是個人口密集區,華裔人口近8萬人,而非華裔約2萬多人,並有3間國小,2間淡小和1間華小。但是現在連唯一的華小都被逼搬迁,原來另有企圖,有人要把整個新村子包括白小)這塊地買下來發展商業。看中這塊地是因為附近已有高級住宅區、高級公寓、高速公路等,是快速發展的商業地。導致目前的住戶不可重新更新地契,迫使他們變成非法住戶,試問有誰敢擅自主張搬學校?有誰想當民族罪人?原來裡面某個董事被收買,幕後操持是成功集團的陳志遠(林良實兒子林熙隆的商業伙伴,也是首相馬哈迪的幹兒子)。看看這官商勾結、孤群狗黨、沒良心的人。白小原校是華社慹心籌款所建成的,學校還很堅固,剛建好不久的禮堂已經廢棄不用了。如果你是籌募者之一,你會心痛嗎?在2003年1月 3日,就有一批學生和家長遠約百多人)要準備進入學校唸書,警察就把學校所有的門都上鎖,並佩帶鎗站崗。村民們很生氣,於是便在對面的阮梁聖公廟裡上課,從中也發生不少爭執事件。為甚麼華社要那麼堅持重開白小原校呢?因為很多學校都在鬧市中心,地皮都很有價值的。如果華社不堅持與政府抗衡重開白小原校,以後可能就會有第2間、第3間類似白小事件發生。為什麼白小深受到全國華社的支持?因為政府不講道理,良莠不齊。即使政府不開門,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要展示人民團結的力量,來對抗政府的壓迫。

我常強調白小是因為它代表著華社的意願,可是華文小學卻是多災多難,安無寧日。如果您感受到華教的辛酸,華小沒有一天是風平浪靜的。再來,教育部不讓白小原校的學生參與UPSR檢定考試,於是村民就每天到教育部門口絕食靜坐,後來教育部才批准。因此白小原校的學生因禍得福,由於政府不受理白小原校,目前董教總領養白小原校。凡是在白小原校六年級畢業的學生,100%被送到各個獨中就讀,同時董教總也準備在他們中學畢業之後,保送到國外的大學繼續升學,讓馬來西亞政府看一看華社的毅力,而感到羞憤。要維持一間學校,這代表著馬來西亞華社的一個決心。誰敢主張關閉?這當然是大老皮或官商勾結的人。現在沒人敢讓學校繼續關閉,也沒人願意讓白小重開,這是我國首相馬哈迪考驗華社的一個例子。像這樣令人感到忿恚不平的事件,“為民服務”的政府又何來關注呢?白小事件發生至今已經超過1000天了。政府高層尤其是副教育部長韓春錦及該區的國會議員周美芬都不敢到白沙羅新村阮梁聖公廟來和村民對話,也不了解原校學生詳情,難道他們做賊心虛?

英語數理化(2-4-3方案)
在2003年1月開始,全國各源流小學必須實施「英語數理化(2-4-3方案)」的政策。當時遭受到許多政黨和團體的不滿,部份國陣、馬華及民政反對,各個反對黨和華團也反對。過後首相馬哈迪就召集各政黨領袖(包括林良實“臭魚頭”),並決定在2008年全面實行考試以英語作答。馬華說要為華社爭取用母語,大選前又說還沒定案,結果又跑出拉曼大學來,大家叫好。經過調查出,「英語教數理」就是要消滅母語教育的方案。導致全國華小鷄犬不寧,各有各的教學方法。有些人還說用英語來教學好,但問題是用法不正確。他們不懂得一旦用上英語,華小就會變質。英語教不好的話,孩童就要加強補習,家長本身又要自掏腰包繳交補習費,甚至連孩子的童年都沒有了。董教總呼吁人民反對此方案,結果遭受新聞封鎖。雖然華小背後還有董教總和各華團華社支撐著,在馬來甘榜的馬來小學就比華小更慘,尤其是印度社會。一般家庭比較貧窮,從獨立之前800多所淡小,目前只剩下 526所,淡小學生的家長,有60%以上平均一年只有1000零吉的收入。除了家用以及供孩子唸書以外,哪有額外的錢來補助孩子的補習費呢?可憐的淡小,沒有人支撐它。

教育部表示,目前華小、國小及淡小有80%的老師不能夠用英語來教數理,因為掌握不到。首相馬哈迪就說:“這不是大問題,按電腦來教就行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學校就不用再征聘老師了。你看看,我國辦教育辦到這個樣子,真是多災多難。為了讓學生考取優異的成績,把程度降得很低,如數學科目,原本從1至 100以內的運算法,經英語數理化後降至1至18以內的運算法而已。為甚麼首相馬哈迪跃跃欲試的改制呢?掩耳盜鈴,就是馬來民族(巫統)要永遠控制政權。威脅巫統的有兩股力量,一是回教黨,所以政府已經開始控制回教黨所辦的學校或支持回教黨的學校 — 人民宗教學校,並設法切斷回教黨與宗教學校的聯系。把英語引進來,讓人民思想西方化,遠離回教思想;二是華社,在華社抗衡政府政策堅持最久的就是董教總,只要獨中和華小不存在的話,就不會有董教總。政府想要連根起,長期的策略,讓回教文化慢慢滑落、華語慢慢不見,最終走到永久控權的目標。所以華小用「英語數理化(2-4-3方案)」教學,這不是教育問題,而是政治目的。

董教總辦獨中是確保維護民族教育文化的“根”,要永遠有個地方扎根。母語教育土壤不存在,我們的教育還有甚麼根呢?華小我們要保持,獨中我們要堅持!如今,華文教育是很有前途的。全世界已經開放優秀的中華文化,很多人欣賞。中國市場也很大,大家都向往到中國投資。然而,東南亞各國也開始注重華語,增辦華文學校,如在泰國的勿洞(Betong),也準備辦華文大學了,由泰皇全力支助,這些國家比較我國開放,他們迎頭趕上。怎知,我國首相馬哈迪指使人民“開倒車”,尤如苛政猛於虎,肯定會被世界抛棄。

遊牧人
2003年10月10日
3時57分 夜
字數:11768字

作者简介
作者: 遊牧人
日期: 19-10-03 04:40 pm
大家好,我是遊牧人。這是我第一次post文章,而且也是第一次寫文章。早在兩年前,就開始想寫文章。由於沒有經驗,便到處找尋朋友請教。這篇文章是逼自己寫出來的,沒想到一寫就寫了那麼多,而且也為了避免忘記這些歷史的證實。實在對目前政府的處事態度忍無可忍,所以在這幾天雨季的日子,找一些關於華教的資料及一些政黨的內幕告訴大家。原本我也有找朋友幫我翻譯這篇文章,但他們的無能為力,而且文章又那麼長。我也試過到學校去要求校長讓學生多了解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課題,還有種種的經歷。同時也要求上「華教故事」的一堂課。我目前沒有工作,在這沒有工作的情況下,我就做一些宣傳華教的東西,比如自掏腰包印傳單、派傳單、到處去講解一些華教課題 (尤其要鼓勵年輕人站出來為人民向政府爭取應有的基本權益)。今天早上在檳城西南區一帶派白小傳單和其他等等。我做這些義務工作也快一年了,如今經濟能力有限,不得不去工作,所以只好暫停一陣子。希望大家有意見的話,敬請不吝指教,或用e-mail(coup_gov@yahoo.com.tw) 交流意見,其他資料我還有很多。很感謝大家對華教的熱誠,這樣的義務工作是值得做下去的.

No comments: